• 审计署:19万套房子空置 数百亿元资金闲置 2019-03-19
  • “知敌之众”莫如“知将之性” 2019-03-19
  • 黄家驹蜡像北京揭幕 黄家强动容追忆哥哥 2019-03-09
  • 福州五一广场举行“十一”升国旗仪式 2019-03-09
  • 港媒称中国手游在韩国吸金美日手游遭韩玩家冷落 2019-01-29
  • 沪警方捣毁克隆出租车团伙 将废车喷漆变身后加价出售 2019-01-29
  • 合肥一6万元旧车竟卖出20万天价 背后原因让人愤怒! 2019-01-06
  • 启新航 谋新篇——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西部网、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01-06
  • 林彬杨实地督导九江高铁新区规划建设工作 2018-12-03
  • "呜呜祖拉"重返世界杯 魔性声音让名宿、球迷抓狂 2018-12-03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殿审(3)
    作者:吝啬依然b      更新:2015-10-10 14:15      字数:3770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据深圳风采周刊报道

        声音不大,隐隐有些颤抖,听在众人的耳朵里,却如凭空响起了一道炸雷。所有人的视线全部聚集到了声音的主人身上,便连里间儿的朱翊钧都忍不住站起了身。

        “怎么回事?”李太后面色仍旧古井不波,活像一尊端庄美丽的菩萨,却睁开了眼睛。

        “奴婢去看看!”春桃快步走到门口向外张望,不等回来汇报,便听张宏惊疑不定的说道:“费远宏?你有什么话说?”

        朱翊钧下意识的站起身,快步走到春桃身后,凑近纱幔向外打量,发现挨着陈默跪在地上的一名中年人正好叩下头去,厅中众人神色各异,尤以孙秀张鲸为甚,倒是陈默陈矩,老神在在胸有成竹的模样,不禁好奇:莫非这父子俩还有事儿瞒着朕不成?

        就在朱翊钧胡乱猜测的空当,费远宏已经直起了身子,先瞥了旁边的孙承宗和房守士一眼,这才缓缓说道:“回老爷,草民确实有话要说,”说着挪动膝盖,变成面朝陈默,砰砰连磕了两个响头:“这位小陈公公,让您蒙受不白之冤,草民给您磕头了……”

        “到底怎么回事?还不速速道来?”申时行早就发现了张鲸和孙秀神色有异,抢在张宏发话之前,厉声打断了费远宏。

        “回阁老,”费远宏挪动膝盖转身,瞥一眼满目喷火的孙秀,猛一咬牙,飞快说道:“前番草民说了慌,陈公公没有抓错人,灯市那夜,草民确实受人指使,意图纵火,目的就是制造混乱,转移百姓的视线,让万岁爷爷飞天巡空劳而无功……”

        “何人指使?前番为何说谎?”潘季驯追问道。他一直以为此案的突破口在骆思恭那里,想不到却从费远宏这发生了转机,虽一时间猜不出这戏法儿如何变的,心情却十分振奋。

        “是他!”费远宏一指孙秀,咬牙说道:“草民是受他的指示……”

        “胡说八道,血口喷人!”孙秀再也无法忍耐,气急败坏的站起来,怒视费远宏:“说,谁收买了你?给了你多少好处?为什么要诋毁咱家?”

        “是你的义子孙福收买的咱,说只要咱听话,就出钱帮着咱替潇湘苑的柳嫣赎身……”费远宏说着话不知怎么触动了心事,泪流满面,一头扎在面色铁青的房守士旁边:“老爷恕罪,老奴罪该万死,让老爷蒙羞了,可老奴三代单传,翠儿又一直无出,眼瞅着老奴也是快五十的人了,老奴实在是怕绝了后啊……呜呜呜……”

        说到最后,他已是恸哭失声,不能自己。

        不知道别人怎么想,陈默其实能够理解费远宏此刻的心情。一个能够让人夸赞人品端方温良谦恭的人,想来定是个爱惜名声胜过性命的,却因为害怕无后,而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其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这哭声中,除了后悔惭愧,还有解脱吧?

        陈默暗暗叹息着望向孙承宗,恰好他也看过来,视线交汇,缓缓的长吁了一口气。

        费远宏错了么?

        陈默说不清楚,他只能从房守士与孙承宗的表现来分析,二人对于费远宏其实是同情的。他又何尝不是呢?易地而处,他也不能保证绝对不出卖良心啊。

        对与错,绝大多数时候只取决于所处的位置,位置不同,评判的标准自然也无法统一。

        “胡说八道,简直胡说八道……”孙秀又是震惊又是愤怒,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起来,看的张鲸直皱眉,转移视线,眯眼望着孙承宗与房守士。到现在这个时候,他要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真就该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终日打雁,想不到今日被雁啄了眼!”他暗暗咬牙发狠,却也并不如何担心,毕竟还有别人的证词,一个费远宏而已,还翻不了天。

        “啪——”张宏抄起申时行面前的醒木重重拍在桌子上,清脆的声音顿时让大厅一静。

        “孙秀,退下!”张宏喝道。

        孙秀惊觉乱了方寸,狠狠瞪了费远宏一眼,默默退了回去,却没敢看张鲸。

        “费远宏,你说你受孙福指示,可有证据么?”张宏问道,不等费远宏回答,又道:“你知道孙秀是什么人么?是皇爷亲封的惜薪司掌印,对皇爷忠心耿耿,灯市作乱,他有什么好处?”

        “是啊,没道理嘛!”旁边有人小声附和,窃窃私语声四起,这一次,张宏却并未喝止。

        里间朱翊钧看到这里,也有些奇怪,他自问对孙秀不薄,当初冯源被太后杖毙之后,就有意让孙秀接掌惜薪司掌印之职,没道理跟他对着干才是。

        可看费远宏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也不像说谎???再说了,假如这一切是陈矩帮着陈默搞的鬼,这样的伎俩,也不附和陈矩的水准嘛!

        朱翊钧发现越来越糊涂了,真有种挑帘而出,亲自审理的冲动。

        费远宏不知道孙秀跟冯茂祥之间的交易,被张宏连番几个问题问的目瞪口呆,忍不住望向了孙承宗。

        “老祖宗不是问孙公公有什么好处么?”眼见得张宏三言两语扭转了劣势,陈默心知再不掀底牌就晚了,朗声插口,悠然说道:“老祖宗这问题问的好,这好处啊,费远宏自然是不知道的,不过恰恰相反,小人却略知一二?!?br />
        “哦?”张宏一怔,忍不住瞥了张鲸一眼,见其面色不变,略略安心,格格一笑道:“说来听听!”

        旁边申时行与潘季驯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底发现了一抹惊奇。

        “孙公公的好处么,老祖宗且容小人稍后再秉……申阁老,老祖宗,潘大人,小人有重要的证人,还望三位允其上殿,一切自然真相大白!”

        “还有此事?速速传来!”潘季驯抢着说道。

        张鲸望向孙秀,见其惊疑不定,好像并不知情,不禁好奇:这小子搞的什么鬼?没听说还有证人啊,会是谁呢?

        陈默胸有成竹的样子十分唬人,不光张鲸孙秀,所有人都在猜测他所说的证人究竟是谁。

        这当口,陈矩忽然站了起来,冲申时行潘季驯张宏一拱手,也不多言,冲门口站着的一名小宦官招手:“去,叫连翘进来吧!”

        连翘是谁?

        厅中众人面面相觑,包括孙秀张鲸,全都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孙秀提着的心落了下去,张鲸却不知为何,突然有种?;冉母芯酢?br />
        PS:结婚九周年,请个假,今天就一更吧……然后心中有愧,就不要推荐票了。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 审计署:19万套房子空置 数百亿元资金闲置 2019-03-19
  • “知敌之众”莫如“知将之性” 2019-03-19
  • 黄家驹蜡像北京揭幕 黄家强动容追忆哥哥 2019-03-09
  • 福州五一广场举行“十一”升国旗仪式 2019-03-09
  • 港媒称中国手游在韩国吸金美日手游遭韩玩家冷落 2019-01-29
  • 沪警方捣毁克隆出租车团伙 将废车喷漆变身后加价出售 2019-01-29
  • 合肥一6万元旧车竟卖出20万天价 背后原因让人愤怒! 2019-01-06
  • 启新航 谋新篇——陕西省第十三次党大会——西部网、陕西头条客户端 2019-01-06
  • 林彬杨实地督导九江高铁新区规划建设工作 2018-12-03
  • "呜呜祖拉"重返世界杯 魔性声音让名宿、球迷抓狂 2018-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