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娜扎谈分手张翰“想不起来了” 安全感全来自妈妈 2019-05-21
  • 日本大阪地震造成4人死亡 300余人受伤 2019-05-21
  • C级总销量迫近A4L 宝马3系乏力 2019-05-03
  • 回复@不能这样啊:又钓出一个老蚕! 2019-05-01
  • 是的。看来那些不承认存在阶级的人们是假装看不见。装瞎子好玩吗? 2019-04-30
  • 次平:年楚河的守护者 2019-04-03
  • 怒了!恒大完败后许家印做重要指示:将引进世界级球星 2019-04-03
  • 中国核电逆袭成长走向世界,为国企改革找到创新发展之路。 2019-03-31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9-03-28
  • 天津大学与南昌——校地联手促产业升级 2019-03-27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3-27
  • 双杀火箭的神队终拿第1高帅富开刀?为卖他宁愿出4号签 2019-03-22
  •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建设文化强国应科学处理三种关系 2019-03-22
  • 审计署:19万套房子空置 数百亿元资金闲置 2019-03-19
  • “知敌之众”莫如“知将之性” 2019-03-19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前因后果(大结局)
    作者:鬼眼花      更新:2015-09-05 07:26      字数:5910
        冰地小说网欢迎您,如果喜欢请收藏分享:据深圳风采周刊报道

        ??????????????迷迷糊糊中,我进入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这地方昏昏暗暗的,似乎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雾气。但是细看又什么都没有。这地方极其的宽广,就像现实中的大草原,我独自站在其中的某一点上,渺小的跟蚂蚁一样。

        这样的景象。让我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

        难道这是一个梦境?

        尝试着用手掐了一下自己手臂,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我的手臂处竟然传来了热辣的疼痛感。

        我一下就蒙了,我现在难道不是应该在做梦吗?可是为什么还会有疼痛的感觉?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看着眼前诡异的景色,我有种直觉: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什么善地。

        就在我茫然无措之际,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很突兀地传来。

        我忙看了一下四周,灰蒙蒙的空间除了地上铺着一层不知什么材质的白色碎片,连根野草也看不到。根本就不知道这香气是从哪里来的。

        香味来的快,消失得也快,不到十几个呼吸之后。香味就像刚开始出现一般,又很突兀地消失了。

        虽然不知道这香味是怎么回事。但是我感到这香味应该是某种讯号,或许我找到了香气的来源就能回到现实世界也不一定。

        又过了一段时间,香味再次出现,我忙用力抽动了几下鼻子,然后就寻着香味最浓的方向,向一个方向走去。

        这地方似乎没有时间空间的概念,我走走停停感到自己走了很长的时间,虽然那香气愈发的浓烈,但我眼前,看到的依就是那个诡异コ宽广コ却没有一丝生命迹象的空间。

        这地方实在是太邪异了,我越走越害怕。

        就在我感到茫然无措之际,我的双手臂蓦地又发出了一阵钻心刺骨的奇痒,而后两只手臂就像是不再受到自己支配了一样,自己就抬了起来,还没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就感到前方好像突然出现了一块巨大的磁石,而我弱小的身子就像一块小小的铁屑,一下子就被拉了出去。

        随着眼前一花,那灰蒙蒙的空间似乎一下了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丛散发着幽幽白光的巨大奇特植物。

        看着眼前这突兀出现的植物,我如同被施了定身法,立刻就惊呆了。

        眼前的植物十分的怪异,从外表上看,就像是一丛我们日常长能看到的野草,但是这野草却被放大了千倍万倍,最高处足有十几米的高度。这怪草的颜色也不是我们常见的绿色,片片长长的叶子如同被墨汁浸泡过,黑的似乎随时能滴出浓密的汁液来。最怪异的还不是这些,在这丛草叶子中结着一串串拳头大小的果实,这些果实大部分是白色的,只是在顶端长了一块圆型的黑斑,怎么看都像是一颗颗被挖出来的眼球,看着就让人从脊梁背儿冒凉气。

        就在我观查之际,我眼前的空气突然波动了一下,然后人影一闪,一个人就凭空出现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见状大喜,我正愁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怪地方呢,来了人,正好打听一下。

        那人看年纪也就四五十岁左右,男的,长得精瘦精瘦的,一副皮包骨头的模样。

        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人出现在此地后,就像没有看到我一样,脚步都没有停留片刻,直接就奔着那怪花扑去。

        那人伸手摘下了一枚果实后然后连嚼都没嚼地就给吞了下去,我看到那人吞掉果实后,嘴角微微上翘,一脸的满足之色,我心里一动,竟然生出了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略一回想,我当时想起:这不是小李鬼上身后那种诡异笑容吗?

        难道

        我突然有一种极不好的预感,也顾不上那人究竟会怎样,赶紧向后退去。

        果然,还没等我退出十步,那个人的身体就如同落入火焰中的蜡人,迅速的萎缩下去,十个呼吸不到,那人便成了一具只剩下一层人皮的枯骨,最后"噗"的一下,化成了一片片白色的碎片散落了一地。

        看着这么诡异的一幕发生,我再也无法保持镇静,腿一软,一下子就瘫倒了地上。

        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外面那灰蒙蒙的空间中可是有着无数的白色碎片的,要是那些碎片都是有人吞食怪花果实变成的,那得死多少人才能积攒那么多!

        这东西他娘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怪物???

        见过如此诡异恐怖的一幕,我哪敢继续待在怪花旁边,忙拼力后退,不过无论我如何后退,看着眼前的巨大的怪花,我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却愈发强烈。

        又有三个人莫名其妙地出现,然后化成一篷白色骨片。

        整个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发出一丝的声息,就像一个无声的世界。但是每个人在临死前脸上浮现的那种诡异满足的笑容,却让我感到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窿,极度的冰寒。

        在此期间,我又发现了另一件恐怖的事情,那就是人死后,被人吞掉的眼球状果实并没有随之消失,而是在果实的下方长出七八对触角一般的细腿,从碎骨中爬出来再次飞快地跑回到那丛怪草之中,只不过果实中黑色如同瞳孔一样的黑色部分却诡异的多出一个。

        看着这种变化,我愈发的不安起来,不知为何,这眼球一样的东西似乎在与我心中某种最深刻的恐惧在逐渐合拢,直到一个眼球状的果实变成了诡异的四个瞳孔,我才蓦然想起一年前,小李那双充满诡异的双眼。

        看着眼前不知结了多少果实的怪草,我一下子崩溃了。

        我实在想象不出,眼前这怪异的植物,与一年前的恐怖遭遇有什么关联,但是我有种感觉,如果继续待在这里,迟早也会变成怪异果实一部分营养。

        毁了它!

        许是过度的惊怕原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如何产生这样疯狂想法的,我大叫一声,然后不管不顾地冲向这怪异植物。丰布岁。

        许是感受到了我的敌意,我刚冲出几步远,那株奇怪植物突然轻微地震动了一下,下一刻,整株植物上的果实都齐刷刷地把瞳孔转向了我。

        有一个瞳孔的,有两个瞳孔的,四个瞳孔的不知道多少瞳孔的

        看着密密麻麻不知多少的眼珠子都死盯着我,即便我有了拼死之心,我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那份勇气在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此际,我身侧的空气微微波动一下,然后就听到一阵悦耳的铃铛声划破了此地诡异的寂静,我下意识回头望去,就见一只手腕上带着一只银镯的洁白小手凭空出现,然后一把就抓到我的右臂向手臂出现的位置拉去。那只手力气十分的大,根本就不容我有半分反抗,我只看见银镯上挂着的三个银色的小铃铛轻轻摇动,还没等我有所反应,我只觉意识恍惚了一下,然后就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到处都是洁白,窗帘上印着红十字的房间。

        这是医院的病房!

        难道我刚才经历的都是梦境不成?

        还没等我把这一切捋顺,耳边就听到我妈惊喜的声音:"醒过来了,醒过来了!熊家妹子你这手也太神了。"

        我顺着声音看过去,见我妈正一脸喜色地抓着旁边一个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用力摇着。

        那女孩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蝙蝠衫,梳着马尾,场8十分的清秀,绝对比我们学校的?;ɑ挂良阜?。

        那女孩道:"你儿子以前曾经遇到过邪祟,但是过后根本就没处理过,现在阴气都已经侵入骨髓了,要是我没看错的话,今天这事还只是一个开始,随着他身上的阴气不断加深,以后这种类似的事恐怕还会越来越多的。"

        我妈急了:"那可咋整???"

        女孩道:"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要看你舍不舍得。"

        我妈忙道:"舍得!舍得!要啥你就直说,就是砸锅卖铁我也得救我儿子。"

        女孩看了我一眼,道:"就是让他给我做徒弟,我师门有种方法,还是可以抑制他体内的阴气加深,不过那种方法我师门却有严格限制,是不允许随意出现在世间的,除非他入我门派,否则,你也只能另请高明了。"

        我妈只是沉默了几秒钟,就听她说:"没事,这事我就做主了,等会儿我就让何明拜你为师。"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但是我妈这样武断的决定还是让我心生不满,毕竟我也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了,她怎么能还像对待一个小孩子一样决定我的去留呢。

        我努力地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妈,你怎么又替我下决定?"

        我妈眼睛一瞪,道:"怎么,你个小兔崽子还有别的想法?告诉你,你这条小命都是你师父拉回来的,莫非你还想翻天了?"

        这下我心里就更不满意了,怎么我刚说一句话,连师父都称呼出来了,这武侠小说我可是看得不少,这江湖门派哪有那么容易进出的,我可不想在自己头上弄个紧箍咒带。再说了,眼前这女孩年纪这么小,给我当姐姐我还嫌小,竟然让我给她磕头拜师

        女孩许是看出了我的不满,突然开口道:"何嫂也不必为难你家小哥,这师徒都讲究个缘法,是不能强求的,要不,先这样,我还有事,就不在这了。"

        说罢,微微笑了一下,伸手把垂到额边的一绺碎发往耳后掖了一下,然后对我们微微点了一下头,转身就要往外走。

        那女孩抬手之际,我只听到一阵极为熟悉的铃铛上,我心头一震,忙寻着声音看去,见那个女孩手腕上套着一只银色手镯,三个小铃铛正在手镯的边缘轻微地摆动着。

        这下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妈说的那句"你这条小命都是你师父拉回来的"意思了,我忙道:"等一下,谁说我不愿意拜师了!"

        冰地小说网温馨提示:看书请注意用眼,多休息!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 娜扎谈分手张翰“想不起来了” 安全感全来自妈妈 2019-05-21
  • 日本大阪地震造成4人死亡 300余人受伤 2019-05-21
  • C级总销量迫近A4L 宝马3系乏力 2019-05-03
  • 回复@不能这样啊:又钓出一个老蚕! 2019-05-01
  • 是的。看来那些不承认存在阶级的人们是假装看不见。装瞎子好玩吗? 2019-04-30
  • 次平:年楚河的守护者 2019-04-03
  • 怒了!恒大完败后许家印做重要指示:将引进世界级球星 2019-04-03
  • 中国核电逆袭成长走向世界,为国企改革找到创新发展之路。 2019-03-31
  • 【学习时刻】参会专家罗怀臻:文化创新要实现从内涵到形式的整体性审美转换 2019-03-28
  • 天津大学与南昌——校地联手促产业升级 2019-03-27
  • 中国才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 2019-03-27
  • 双杀火箭的神队终拿第1高帅富开刀?为卖他宁愿出4号签 2019-03-22
  • 人民日报大家手笔:建设文化强国应科学处理三种关系 2019-03-22
  • 审计署:19万套房子空置 数百亿元资金闲置 2019-03-19
  • “知敌之众”莫如“知将之性” 2019-03-19
  • 七乐彩中奖票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利彩票走势图专业版 炸金花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博彩套利 北京赛车服装 中国江苏体育彩票开奖结果 海口彩票论坛 中国竞彩网首页官网 北单比分直播 足彩4场进球开奖时间 中彩网双色球预测 新疆时时彩开奖 蓝月亮报码室 北京赛车pk10五码计划